欢迎访问坤幸枸杞网!

坤幸枸杞

您现在的位置是:坤幸枸杞网 > 热门资讯 > 文章正文

(杞子自郑使告于秦)”?

发布时间:2020-10-28 08:40:02 来源:http://sdkunxing.com 作者:坤幸枸杞网 浏览: 文章字数:5874
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:“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,若潜师以,来国可得也。”?前大多有之,昧昧然我思之不明故也。如此者,我将任用之。悔前用巧佞之人,今将任宽容善士也。○传...

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:“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,若潜师以,来国可得也。”?

前大多有之,昧昧然我思之不明故也。如此者,我将任用之。悔前用巧佞之人,今将任宽容善士也。○传“惟察”至“故也”○正义曰:“截截”犹“察察”,明辩便巧之意。“谝”犹辩也,由其便巧善为辩佞之言,使君子听之回心易辞。“皇”训大也,我前大多有之,谓杞子之等,及在国从己之人。以我昧昧而暗,思之不明,故有此辈在我侧也。○传“如有”至“任之”○正义曰:孔注《论语》,以“束脩”为“束带脩饰”,此亦当

文言文翻译:“其于为人不贤不肖何如也”?

1.【原文】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〔1〕:“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,若潜师以来,国可得也〔2〕。”穆公访诸蹇叔〔3〕。蹇叔曰:“劳师以袭远〔4〕,非所闻也。师劳力竭,远主备之,无乃不可乎〔5〕?师之所为,郑必知之;勤而无所,必有悖心〔6〕。且行千里,其谁不知!”公辞焉〔7〕。召孟明、西乞、白乙,使出师于东门之外〔8〕。蹇叔哭之曰:“孟子!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!”公使谓之曰:“尔何知?中寿,尔墓之木拱矣〔9〕!” 【注释】 〔1〕杞子,秦穆公派驻郑国的秦大夫。 使,使人,派人。 〔2〕 管,锁钥。 潜师以来,秘密地派军队前来。 国,郑国。 〔3〕 访,咨询,征求意见。 诸,“之于”的合音字。 〔4〕 劳师,使军队劳苦跋涉。 袭远,偷袭远方的国家。 〔5〕 无乃,表示委婉语气的副词,恐怕,大概。 〔6〕 勤,劳苦。 无所,指无所得。所,着落。 悖(bèi)心,悖逆之心。 〔7〕 公辞焉,秦穆公拒绝了这一劝谏。辞,不接受;焉,兼词,既代指蹇叔的话,也表示句末语气。 〔8〕 孟明,姓百里,名视,秦老臣百里奚之子。 西乞,名术。 白乙,名丙。 以上三人都是秦将。 东门,秦都雍城(今陕西扶风县)之东门。 〔9〕 中(zhòng)寿,满寿,年寿满了。这是骂人的话,意即“你想死啊”、“你不想活啦”。蹇叔对着即将出征的军队痛哭,并说“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”,在秦穆公看来是很不吉利的,所以派人骂他。 拱,两手合抱。 洪诚先生认为,“尔墓之木拱矣”句上面,承前文省略了“及师之入”一句。 【译文】 杞子从郑国派人向秦国报告说:“郑国人让我掌管他们北门的锁钥,如果秘密地发兵前来偷袭,郑国就可以拿下来。”秦穆公向蹇叔咨询这件事。蹇叔说:“让军队劳苦跋涉,而去袭击远方的国家,是我从没听说过的事。我们军队劳苦异常,精疲力竭,而远方的郑君却早有准备,这样做大概不行吧?我军的行动,郑国一定会知道;大军辛辛苦苦地远征,却没有收获,军中将士必定会有怨恨叛离之心。况且行军千里,谁人不知!”秦穆公拒不接受劝谏,召来大将百里孟明视、西乞术、白乙丙,命令他们统率大军从国都东门外出发。蹇叔哭着说:“孟明啊!我只能看到军队出发而不能看到它回来了!”秦穆公派人对蹇叔说:“你懂得什么?你的年寿满了!等到军队回来,你坟上的树木已经两手合抱那么粗了!”

2.铭文说:这是子厚的幽室,既牢固又安适,对子厚的子孙会有好处。

3.译文:在草野之间过穷困的隐居生活,登高可以望远,一天到晚坐在茂盛的树林里悠然自得,用清澈的泉水把自己洗得很洁净。原文:“穷居而野处,升高而望远,坐茂树以终日,濯清泉以自洁。采于山,美可茹;钓于水,鲜可食。起居无时,惟适之安。与其有誉于前,孰若无毁于其后?与其有乐于身,孰若无忧于其心。车服不维,刀锯不加,理乱不知,黜陟不闻。大丈夫不遇于时者之所为也,我则行之。〔穷居而野处〕住在偏僻穷困的山野之地。处,居住。〔濯清泉〕用清泉洗涤。〔茹〕食。〔鲜可食〕鲜美可吃。〔起居无时,惟适之安〕作息不受时间限制,只求安适。〔有誉于前〕当面受到称赞。〔无毁于其后〕背后不受毁谤。〔车服不维〕不受官职的约束。古代因官职的高低,车的装饰有所不同。这里用车服代指官职。服,装饰。维,维系、约束。〔刀锯不加〕刑罚落不到身上。刀锯,刑具,这里泛指刑戮。〔理乱〕治和乱,指政事。唐人避唐高宗李治的名讳,用“理”字代替“治”字。〔黜陟(zhì)〕指官位的升降。黜,降。陟,升。“伺候于公卿之门,奔走于形势之途,足将进而趑趄,口将言而嗫嚅,处污秽而不羞,触刑辟而诛戮,侥幸于万一,老死而后止者,其于为人贤不肖何如也?”〔公卿〕指达官显贵。〔形势之途〕追求地位和权势的道路。形势,这里是“权势”的意思。

4.译文: 时值九月,秋高气爽。积水消尽,潭水清澈,天空凝结着淡淡的云烟,暮霭中山峦呈现一片紫色。

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出处?

意思是先用五张熟牛皮,再用十二头牛犒劳军队。

出自《崤之战》

  《崤之战》选自《左传·僖公三十二年、三十三年》

全文如下:   冬,晋文公卒。庚辰,将殡于曲沃,出绛,柩有声如牛。卜偃使大夫拜。曰:“君命大事。将有西师过轶我,击之,必大捷焉。”  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,曰:“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,若潜师以来,国可得也。”穆公访诸蹇叔,蹇叔曰:“劳师以袭远,非所闻也。师劳力竭,远主备之,无乃不可乎!师之所为,郑必知之。勤而无所,必有悖心。且行千里,其谁不知?”公辞焉。召孟明、西乞、白乙,使出师于东门之外。蹇叔哭之,曰:“孟明,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。”公使谓之曰:“尔何知?中寿,尔墓之木拱矣。”   蹇叔之子与师,哭而送之,曰:“晋人御师必于肴。肴有二陵焉。其南陵,夏后皋之墓也;其北陵,文王之所辟风雨也。必死是间,余收尔骨焉。”   秦师遂东。   三十三年春,秦师过周北门,左右免胄而下。超乘者三百乘。王孙满尚幼,观之,言于王曰:“秦师轻而无礼,必败。轻则寡谋,无礼则脱。入险而脱。又不能谋,能无败乎?”   及滑,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,遇之。以乘韦先,牛十二犒师,曰:“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,敢犒从者,不腆敝邑,为从者之淹,居则具一日之积,行则备一夕之卫。”且使遽告于郑。   郑穆公使视客馆,则束载、厉兵、秣马矣。使皇武子辞焉,曰:“吾子淹久于敝邑,唯是脯资饩牵竭矣。为吾子之将行也,郑之有原圃,犹秦之有具囿也。吾子取其麋鹿以闲敝邑,若何?”杞子奔齐,逢孙、扬孙奔宋。   孟明曰:“郑有备矣,不可冀也。攻之不克,围之不继,吾其还也。”灭滑而还。   晋原轸曰:“秦违蹇叔,而以贪勤民,天奉我也。奉不可失,敌不可纵。纵敌患生,违天不祥。必伐秦师。”栾枝曰:“未报秦施而伐其师,其为死君乎?”先轸曰:“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,秦则无礼,何施之为?吾闻之,一日纵敌,数世之患也。谋及子孙,可谓死君乎?”遂发命,遽兴姜戎。子墨衰绖,梁弘御戎,莱驹为右。 夏四月辛巳,败秦师于肴,获百里孟明视、西乞术、白乙丙以归,遂墨以葬文公。晋于是始墨。   文嬴请三帅,曰:“彼实构吾二君,寡君若得而食之,不厌,君何辱讨焉!使归就戮于秦,以逞寡君之志,若何?”公许之。先轸朝,问秦囚。公曰:“夫人请之,吾舍之矣。”先轸怒曰:“武夫力而拘诸原,妇人暂而免诸国。堕军实而长寇仇,亡无日矣。”不顾而唾。公使阳处父追之,及诸河,则在舟中矣。释左骖,以公命赠孟明。孟明稽首曰:“君之惠,不以累臣衅鼓,使归就戮于秦,寡君之以为戮,死且不朽。若从君惠而免之,三年将拜君赐。”   秦伯素服郊次,乡师而哭曰:“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,孤之罪也。不替孟明,孤之过也。大夫何罪?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。”

本文:"(杞子自郑使告于秦)”?"相关内容推荐: